请噤声

自娱自乐,与世无争。
漫威:虫铁all铁爱好者
DC:博爱,最爱Barry Allen
经常性手滑(๑•́₃•̀๑)

【虫铁/allcp】圣诞节快乐!

虫铁&初代复仇者友情&DCEU&绿红&超蝙


我写了一篇小学生作文你敢信?


就突然就想圣诞节过得简单温馨就写了个这个。




彼得一进复仇者大厦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明明灭霸已经搞定了,在第一代复仇者半退隐后,大厦里从来都是温馨热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尴尬过了。

史蒂夫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细看还有点肌肉僵硬。

克林特手里端着一盘小甜饼,一个一个的往嘴里递,甚至都没发现其中混进去了一个甜甜圈。

娜塔莎甚至涂错了指甲油,两只手一只全红一只全绿。

旺达看起来状态不是特别好,和幻视可怜巴巴的挤在一起。

斗篷飘在半空中,时不时的撞一下客厅中央那个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一下。


彼得站在门口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拯救一下那个花瓶,顺便活跃一下气氛。

“嘿!大家,圣诞节快乐!”

大厅里唯一的声源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彼得被大家火热的眼神吓得倒退了两步,忍住了拔腿就跑的欲望。

‘这太可怕了…’

彼得四处看了看,没发现自家斯塔克先生的身影。

“别找了…”克林特幽怨的声音响起,“托尼已经抛弃我们了。”

“?”彼得一瞬间扭曲了一张俊脸,这让大厅里的几个人看起来心情好了不少。

“蜘蛛小子,你也别太难过,铁罐可能只是暂时和那些家伙打得火热,心里还是有我们的。”克林特好心的上前安慰。

收拾好了自己的表情,彼得愣了那么几秒才反应过来,“那么就是说,复仇者大厦来客人了?”

“就在楼上。”幻视看起来有点难过,“有很多人,有一个和队长一样正义正直,但是绝对比他会聊天的超人。”

史蒂夫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有一个和娜塔莎一样漂亮一样身手敏捷但看起来更加慈爱更容易坦白心里话的神奇女侠。”

娜塔莎的指甲油涂到了手背上。

“有一个和旺达差不多大的但是绝对比旺达更幽默的沙赞。”

旺达的眼圈开始泛红。

“有一个和托尼布鲁斯还有史蒂芬在科学层面都聊得来的蝙蝠侠。”

斗篷委屈的抖了抖自己。

“有一个和我一样的明显是机器的但是比我更懂社交网络的钢骨。”

幻视明明不懂人类的情绪,声音却越来越低,然后他转头看向彼得,“还有一个和你一样可爱但绝对比你温和的…”

“闪电侠?巴里也来了?”没有预料中的沮丧,反而彼得开心的咧起了嘴角,“他们都到了,那你们还在这傻坐着干什么?快点上楼参加斯塔克先生准备的圣诞晚会啊!”

年轻活跃的蜘蛛侠一溜烟的跑上楼,留下面面相觑的老人们。

“Well,看来被抛弃的只有我们。”

克林特撅了噘嘴,起身也跟了上去。

——

彼得刚走到门前就听到了吵闹声。

“嘿!彼得,你放学啦!”

刚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精致的脸微微笑的凑过来,身后留着一排火花带闪电。

彼得拍了拍巴里的肩膀,微微侧过头,看着托尼拿着酒杯笑着和冷漠脸的黑暗骑士聊天,松了口气。

巴里看到了彼得视线所及,挑了挑眉,“放心,斯塔克先生没有喝酒,酒杯里装的是饮料。”

“你又知道我在想什么了。”

“那当然,我们是朋友。”

“那我也猜,你现在一定是在想在外太空出差的某位灯侠。”

彼得笑的贼兮兮的,然后快速的闪到了托尼身边。

巴里翻了个白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一年前前哈尔在太空出差时恰巧救了氧气即将耗尽的钢铁侠,得知托尼遭遇的发小布鲁斯韦恩在医院守了他三天,巴里闲着无聊去医院找布鲁斯,被哈尔一见钟情。

绿灯侠被闪电侠迷的七荤八素,死皮赖脸的非要加入正义联盟。

经过重重考验,护巴里心切的大家刚同意了他们的交往,哈尔就出了太空差,把巴里一个人扔下两个多月,直到圣诞节当天,气的布鲁斯韦恩直接把正联总部绿灯侠的椅子给扔到了垃圾站。

想到这里,巴里撇了撇嘴,看着围在托尼身边嘘寒问暖的彼得,心里苦但是不说。

——

托尼其实知道彼得自从回来之后的患得患失。

莫名其妙被一个响指弄到平行空间待了几个月,回来之后发现爱人躺在床上半死不活——这感觉简直就跟莫名其妙和一个反派打群架最后还失败了眼睁睁看着爱人在自己面前化成灰一样痛苦。

所以他理所应当的接受彼得的所有关心,并且从不拒绝他的心意。

就像现在,蜘蛛侠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斯塔克先生,最近还要去MIT演讲吗?”

被这个眼神看的心都软了的钢铁侠点了点头,“前几天接到了MIT的邀请,顺便去看看你。”

“哼!”旁听的布鲁斯韦恩冷哼一声,表示不屑。

克拉克好脾气的笑,“彼得,MIT和布鲁斯同时邀请托尼去演讲,他可是直接拒绝了布鲁斯,就为了去MIT看你,布鲁斯为此现在还生着气。”

“闭嘴。”伟大的黑暗骑士才不会承认自己因为这点小事生气,也懒得当这两个人的电灯泡,转头就走。

“好。”克拉克依然好脾气的跟着布鲁斯,一边劝他别喝酒。

“队长他们呢?”

“我上来之前让他们跟着了,好像马上就到了吧。”彼得想了想几个人的反应,觉得有点好笑,“他们肯定是吃醋了。”

“刚才我和史蒂芬就觉得他们一定是看到这么多人不知所措了。”

托尼身后的桌子旁,班纳暂停和史蒂芬的讨论,插了句话。

后者赞同的点头,“没错。”

“现在的小男孩动不动就吃醋。”戴安娜路过,留下一句精确的点评。

——

史蒂夫他们上来的时候,大厅依然热闹。

托尼和彼得在说悄悄话,戴安娜看热闹的旁听克拉克哄布鲁斯,钢骨哄着沙赞看漫画,巴里正在到处乱逛,两分钟之内已经受彼得的托付带回了托尼最爱吃的中国美食。

史蒂夫觉得有点不习惯,所以想起了他们曾经的电影之夜,只有六个人坐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影。

克林特和娜塔莎也觉得别扭,只是好像什么都不合适说,就更别提幻视和旺达了。


本来热闹的大厅,看见几个人的身影突然就静了下来,正义联盟的人突然不说话了。

静的有些诡异,连班纳和史蒂芬都停下了讨论。

托尼也有点觉得奇怪,看了眼彼得,后者正眉开眼笑的看着他。

不知道按下了什么按钮,大厅里的布置开始改变,一件件的家具开始降到地下,升上来了都是全新的。

东西是全新的,但是布置的格局看起来很熟悉。

“这是…?”班纳博士从后面走到托尼身边。

“这是你们最开始电影之夜的地方。”彼得抿了抿嘴,“我和Friday商量着布置的,当然,加了一些东西,就像是幻视,旺达还有史蒂芬的位置,包括你们的武器装备的摆放台…”

“我知道斯塔克先生在意的事情,他的性子不会让他说这些,所以我替他说了出来,这场圣诞晚会是他想要为你们举办的,”彼得停了一下,看向托尼,“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误解,所有的一切,同生共死或者说是大难不死,你们还这样别扭,我觉得不对。”

“你们之间,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本就是最亲密无间的战友,在战斗中默契的似乎从未有过隔阂,但一旦脱离战斗回归生活,却表现的最陌生,这是斯塔克先生还有你们所有人的心结,我想帮你们打开。”

史蒂夫脸色不再僵硬也不再尴尬,反而渐渐缓和渐渐温和,“托尼…”

克林特耐不住性子,抢过话头,“铁罐,我一直以来别扭的自己都看不下去,是因为我以为你已经不再需要我们了,天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但我发誓他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指了指旁边的大家,克林特走过去勾住了托尼的脖子,“也许是因为在最在意的人面前,大家都是小孩子吧。”

“我们从来都是家人啊。”

“Together.”


——

气氛最为温馨的时候总是会有破坏的人出现。

一阵响亮的礼花声响起。

透过落地窗,大家清晰的看见外面绿色的字体写着一排:

巴里,圣诞快乐,我爱你!

落款正是两个月不见人影的绿灯侠哈尔。

布鲁斯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巴里已经在窗外穿着制服站在绿灯戒幻化出来的床上和哈尔拥抱并接受来自纽约人民的祝福了。

黑暗骑士嘴里不知道骂了一句什么,飞速的掷出了蝙蝠镖,人也跟着消失在大厅里。

克拉克无奈的跟了上去,“嘿,布鲁斯!你得让巴里自由恋爱!”

戴安娜和娜塔莎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现在的小男孩真让神操心。”

托尼笑着吐槽布鲁斯管的太多,然后转头看向彼得,“我可不会特意为你举办一个圣诞晚会。”

彼得回以一个大大的拥抱,“但你会为了看我去MIT演讲就够了。”


“我爱你。”



END.


彩蛋。

“洛基,今晚是中庭节日圣诞节,吾友定有聚会。”

“知道了!你跟我说了一路了,这不是已经到了复仇者大厦门口了吗?”洛基嘴上不耐烦,脸上却带着笑容,自从被灭霸打了半死,身体才缓过来,正好去地球度假,顺便找托尼斯塔克的麻烦。

刚要进门,索尔和洛基就看见迎面走来一对非常熟悉的组合。

“奥姆,这个是冰淇淋,是吃的。”

“什么是冰淇淋?这种东西能吃?”初次来陆地的奥姆小王子嫌弃的用手指压扁了冰淇淋上的尖。

“哎…算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希望戴安娜看见不会打死我。”失去了劝说欲望的亚瑟无奈的摊手,抬起头正看见探究眼神的对面兄弟俩。

“你好,中庭人,我是索尔,来自阿斯加德。”

“你好,我是亚瑟,来自亚特兰蒂斯。”

“原来又是一个卑微的蝼蚁。”

“你说谁是蝼蚁?!你个低级的大螃蟹!”

“你说谁是螃蟹!”

“你!”

“你是蝼蚁!”

——

“嘿!洛基,你知道什么是螃蟹吗?!”

“奥姆!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蝼蚁好吗?!”


反正最后复仇者大厦被拆了三层,索尔和亚瑟分别向复仇者联盟和正义联盟递交了五千字检讨。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备忘录没了,不知道是因为今天登陆了某宝上买的id的原因还是我手欠把iCloud里的备忘录数据删除了的原因还是被一个熊孩子动了我手机的原因,我的备忘录全都没了!
我那些想写没有写但是记在了备忘录里的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想哭!

【虫铁】【蝙闪】还有未来(一发完)

MCU&DCEU
这是一个小甜饼or小段子?心血来潮的产物。
cp不逆。

托尼斯塔克和布鲁斯韦恩是朋友,不是酒肉朋友也不是商业合作,而是那种从小一起玩到大的生死之交。
然而这对生死之交在各自组了联盟之后就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但是最近他们由于某些不得已的苦衷还是在复仇者大厦碰面了。

“哎…”
这是托尼十分钟之内叹的第二十声气,难得的是,一向毒舌的布鲁斯并没有说话,反而是默默地喝着咖啡,看起来情绪也不太好。
“彼得已经三天没有来找我了。”
“巴里也已经三天没有来找我了。”
两位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大佬齐齐叹了口气。
“我甚至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托尼苦着一张脸补了一句。
又是一阵沉默。
然后Friday略显迟疑的声音传了过来。
“Boss,我最近和凯伦有一些信息上的沟通,我想有一个消息可能对你和Master都有帮助。”
“嗯?”
“帕克先生最近都是和艾伦先生在一起。”
布鲁斯和托尼对视一眼,警铃大作。

难道他们终于意识到了要和同龄人谈恋爱了?

——
中心城的某家餐厅。
“彼得,我告诉过你,这家的披萨相当好吃,是不是?”巴里笑着看向旁边的男孩子。
“真不错,巴里,下次我带你去皇后区吃我最喜欢的那家三明治!”
“好!”
彼得咬了一口披萨,抬头看向巴里,“你加入正义联盟有多久了?”
“我?”巴里歪着头想了想,“大概有三年了吧,24岁加入的,我今年都27岁了。”
“啊,真好,已经这么久了,说说怎么加入的?”
“我还记得那时候我刚刚大学毕业,靠着超级速度做了四五份兼职,不擅长社交,也没有朋友,自己在一个破旧的仓库里住着,突然有一天,进了家门发现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我第二喜欢的椅子上坐着,这种感觉很奇怪对吧?”
“有点。”
“我当时挺生气的,但是后来他拿出了蝙蝠镖,我才知道,天呐,那居然是蝙蝠侠!我一直崇拜的蝙蝠侠邀请我加入他们的一个组织,那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巴里笑着喝了口汽水,“一切就都从那天开始,对了,彼得,你根本不知道我当时做了多少件丢脸的事,见到戴安娜的一瞬间,她跟我打招呼说,‘hello,巴里,我是戴安娜’,我居然回了她一模一样的一句话!”
彼得笑的果汁都呛了出来,“巴里,你那时候真可爱!真不像我现在认识你的样子,这么温柔又这么沉稳。”
蜘蛛侠转了转眼珠,“你刚刚说不知道做了多少丢脸的事?还有什么?”
“还有,当时超人复活之后,落在了广场上,我们几个就在他对面看着他,没想到他特别不对劲,他不认识我们所有人,我当时很害怕,问戴安娜,我们是要鞠躬还是直接跪下。”
彼得喷出了嘴里的一大口饮料,趴在桌子上笑个不停。
“笑吧。”巴里无奈的看着他。
“接着说,接着说——”彼得趴在桌子上拼命忍着笑,眼睛盯着巴里,不敢再喝东西。
“接着…”巴里把双手握着汽水瓶,抵在下巴上,眼神里带着一点怀念的味道,“之前还有件事,我们去救被荒原狼抓走的几名科学家,但是站在门外的时候,我慌了,我从未参加过真正的战斗,我害怕了,那个时候布鲁斯让我进去救一个人,我问他,救哪个,他告诉我不要说话也别打架,进去救一个之后就会明白。”
“那你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了很多,救人的意义和快乐,也明白了拥有这身超能力总该做些什么,我很感谢布鲁斯。”
彼得想了想,“他是一个伟大的人。”
“那么你呢?怎么加入复仇者联盟的?”
听到这个问题彼得眼睛一亮。
“我八岁那年去斯塔克工业展,非常不幸运的碰到了一个特大号的机器人,唔,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戴着钢铁侠的头盔模型就以为自己有掌心炮,对着那个机器人不躲也不藏就想学着斯塔克先生的样子打他,当时幸亏斯塔克先生来得及时,救了我,否则我肯定就没有现在了。”
巴里眼神越发柔和,鼓励他接着说。
“那天之后,我就发誓要努力,考上MIT,离他更近一点,后来没等我到考大学的年龄,就被变异蜘蛛咬了一口,获得了超能力。”
“这算是…因祸得福?”
“是啊,我本来想等做出一些大事之后再去找斯塔克先生,没想到斯塔克先生居然先来找我了!”
巴里回想了一下布鲁斯狠狠吐槽过的隔壁联盟里的超级愚蠢的一场内战。
“就是,那场内战吗?”
“对!”彼得一下子有了劲头,“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人生都充满了活力,斯塔克先生需要我,这个念头一直就在我的心头,直到后来,我从西伯利亚把他接回来,我才知道我不能仅仅在斯塔克先生需要我的时候出现,我应该每时每刻都在他身边。”
看着彼得脸上懊恼的神情,巴里有些心疼,“没关系的,彼得,一切都过去了,反正你以后都会陪在斯塔克先生身边,不是么?”
“嗯。”
彼得闷闷的应了一声,觉得不太舒服,但是他还是接着说了下去。
“去年吧,你也知道那个灭霸吧?一个响指,地球上的人少了一半。”
“我很确定我知道他。”
“我就是消失的那一半,我到现在都记得斯塔克先生再次看到我时候的惊喜。”
彼得想着那时托尼的神情,笑的眼睛眯了一条缝,“真好,我们还有未来。”
“是啊,我们还有未来。”巴里叼着吸管,低着头笑了。

——
娜塔莎按下停止录音键,然后心满意足的把手机放回衣服兜里。
“我一定要把这段录音给托尼听,他现在天天抱怨彼得终于意识到了要和同龄人谈恋爱。”
戴安娜想起最近布鲁斯的低气压,翻了个弧度不小的白眼,“记得传给我一份。”

——
人类的好奇心总是需要得到一定的满足。
比如,当你知道了队友在谈恋爱,你也同时渴望搞清楚一些事情。
所以在某个清晨,戴安娜和娜塔莎分别一不小心闯进了队友的房间。

后来两位女中豪杰再次逛街的时候交流了一下意见,纷纷表示,被布鲁斯搂在怀里睡得香甜的巴里和把托尼搂在怀里睡得餍足的彼得根本不是同一种男孩。

他们之间根本就是狼狗和奶猫的差距。

END

说真的,在没有新电影的日子里,再N次看了DC动画系列之后的我越来越觉得超闪好吃…
巴里真是一个小天使🍭

吐槽达米安不听话的维克多和巴里被老爷吓得2333333

我最近好像特喜欢沙雕图…
网上土味情话这种图好像挺多,跟风来一个🙊

只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只有蝙蝠侠有甜甜圈🍩